• <code id="gpqtn"></code>

  • <meter id="gpqtn"></mete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2019年 » 6月19日 » 大事記

      2019年6月19日 (2019年5月17日)

      操場埋尸案始末

        2019-07-01

          2019年6月19日(農歷2019年5月17日),操場埋尸案始末。

      操場埋尸案始末

        2019年6月19日晚,湖南懷化新晃一中挖出一具遺骸,死者疑似 16 年前失聯至今的該校教師鄧世平。與此前因掃黑除惡被抓獲的杜某所供認其在 16 年前將鄧某殺害并埋尸于新晃某中學操場情況相符。

        看完貼吧曝光的鄧世平的兒子鄧藍冰寫的舉報信,才知道這則短短百來字的新聞背后藏著多大的絕望和黑暗!

      操場埋尸案始末

        鄧世平舊照

        1.鄧世平簡介

        鄧世平,湖南新晃一中干部,中共黨員,當年53歲,1970年參加工作,1980年進入教育戰線,主要負責學校的工程質量監督管理工作,長期以來他對工作認真負責,堅持實事求是的原則,堅決維護國家和學校利益。對待家人,孝順父母長輩,疼愛妻子兒女。

        2.失蹤前日

        2003年元月21日晚,我姐姐陳述:“我父母商量好23號上午去給弟弟辦理戶口手續(將弟弟的戶口由懷化轉到新晃)”。22日照常上班,不幸在上班期間,因堅持工程質量以及知道他們的經濟貪腐問題,得罪了包工頭和學校校長而被害,再無音訊,活不見人,死不見尸。對此人命關天的大案,校方負責人黃炳松(包工頭杜少平的親戚)及有關部門的態度十分蹊蹺。

      操場埋尸案始末

        目前,新晃一中已將黃炳松的任職信息撤掉。

        我們家人萬般無奈,無處申冤!現將情況反映如下:

        2003年元月22日上午8點,我父親鄧世平和往常一樣去新晃一中體育場工地上班,身上僅有人民幣兩百元,他中午沒有回家吃飯,下午也沒有回家吃飯,晚上也沒有回家睡覺。第二天早上我母親急忙去工地找了還是沒有看見人,又去親戚朋友家找了還是沒有看見人,后來我又到新晃一中去了解,才知道我父親鄧世平中午以后沒有下過山(未離開該校體育工地施工現場)。

        據了解: 22號中午11點多,鄧世平和本校姚本英老師以及該工程包工頭杜少平在工程指揮部二樓(工程指揮部設在該校體育工地入口那棟兩層平房的二樓偏僻處)商討工程掃尾工作,討論完以后,未到下班時間,姚本英與鄧世平在一起下象棋,杜少平坐了一會兒就出去叫民工羅德光在樓下喊姚本英說找他有事,姚本英聞聲放下棋子下樓和羅德光見面。姚本英、羅德光二人一同走到高中部教室過道門口時,羅德光對姚本英說:“杜老板(杜少平)要送柑子給你,你自己到市場上去選購。”姚本英不肯去,轉身要回到辦公室,卻被羅德光扯住衣襟,姚本英還要走,卻被羅德光抱住,不讓其回去,經過一番拉扯之后,姚本英向辦公室走去,當走到辦公室樓下快到樓梯邊時,看到杜少平站到樓梯上,被杜少平擋住,杜少平說:“下班時間快到了,快回家吃飯去。”姚本英問:“鄧世平呢?”杜少平說:“鄧世平一個人在辦公室烤火。”于是杜少平、姚本英兩人走了,而鄧世平一個人消失在工程指揮部辦公室里。當天,上午有幾個同事與鄧世平約好,中午在校內原教育電視臺打麻將。他們左等右等到都不見鄧世平,下午兩點半鐘,姚本英,杜少平到辦公室上班未見鄧世平。23日,學校開大會及會餐,也未見鄧世平參加。

      操場埋尸案始末

        杜少平是最后一個與鄧世平在一起的人。元月24日我母親到新晃一中要學校報案,學校慌稱他們已到公安局報了案。但是,當我母親25號早晨到公安局、派出所詢問,他們都說沒有學校的報案記錄,于是我母親馬上報了案。

        3.被害原因分析

        我們認為鄧世平被害有如下疑點:

        鄧世平被害主要原因:為確保學校工程質量,抵抗黑惡勢力遭暗算!

        鄧世平是負責工程質量監督管理的專職人員,工程質量由他簽字把關。就工程質量而言,已出現過以下重大問題:

        一、新晃一中后山體育工地400米跑道工程,原招標后承包合同為80萬合同簽訂后,包工頭和校長私自更改合同,工程還沒有完工就已付工程款140多萬元(包工頭杜少平是校長黃炳松的外甥)。對此鄧世平向領導提出異議,說不該付這么多錢,引起杜少平的極為不滿,在工地多次揚言要干掉他。此時,懷化市教育局接到一封匿名信,反映新晃一中體育工地經濟問題,這封信轉到了縣教育局。縣教育局有的人無意中告訴了新晃一中校方,杜少平懷疑這封信是鄧世平所寫,所以對鄧世平更加憎恨,加快了迫害他的步伐。1月22號新晃一中老師還沒有放假,當天學校開了總結會, 23號全校還進行了會餐。校長硬說22號放了假,這表明校長想推卸責任,不想對鄧世平神秘失蹤的時間進行調查。

        二、為確保工程質量, 鄧世平與包工頭杜少平鬧過矛盾,鄧世平說如果工程質量不合格,就不在驗收單上簽字,鄧世平在驗收一堵用石頭砌好的墻時,是豆腐渣工程,質量不合格,拒不簽字,并找來校長一起親自查看驗收,鄧世平當場用水龍頭沖了一下墻體,結果石頭墻大部分垮了,杜少平更加對鄧世平恨之入骨。杜少平在施工現場曾多次對其他民工說:“鄧世平抓工程質量太厲害,要搞死他。”施工場附近一戶人家親自聽到他說此話。

        三、鄧世平元月22號失蹤前,工地上有一個多月沒有推土,偏偏元月23號推土機在工地上推了二十多分鐘的土,被推土機推過的地方有兩個坑,我們懷疑這其中就是掩埋鄧世平的地方。

        四、我們認為杜少平敢于這么做的依據是:

        1、2002年中,杜少平在為農業銀行的貸款糾紛中請了三個人到農業銀行去打了貸款員徐福江。

        2、杜少平因工地的炸藥水毒死了工地下面魚塘的魚,想請社會上的人擺平,后被鄧世平制止警告杜少平說這影響學校的聲譽。

        五、鄧世平失蹤前接觸的人

        在鄧世平失蹤的這一天,(元月22號中午)只有姚本英老師,包工頭杜少平,鄧世平三人在一起,姚本英走后,就剩下杜鄧兩人。半小時以后,鄧世平就不見了,所以,杜少平有重大嫌疑。

        鄧世平失蹤后,校長想捂“蓋子”,將事情掩蓋過去。新晃一中校長黃炳松一手遮天,散布種種謠言:

        謠言之一:鄧世平曾離家出走過。其實鄧世平從未離家出走。

        謠言之二:鄧世平是在放假后失蹤的。

        謠言之三:鄧世平在廣州、深圳打工有人看見。

        謠言之四:鄧世平攜款外逃。

        面對種種謠言,學校一直在推脫責任,我們在學校再三討說法:

        一、鄧世平在上班時間失蹤后,學校要負完全責任,但學校沒有采取任何措施,在縣教委的催促下才派人胡亂找了一下。為什么會這樣,因為學校校長黃炳松說:鄧世平失蹤與我們無關!”

        二、學校報案態度消極,鄧世平是元月22日上午上班期間失蹤的,23、24、25日學校遲遲不報案,還騙我們說報了案,麻木不仁,我到公安局去問,公安局派出所都沒有學校報案的記錄。

        三、學校有關人士在縣政法部門負責人面前造謠說:“鄧世平以前失蹤過兩月”,鄧世平在這以前從未失蹤過,鄧世平在教儀廠工作曾出差兩個月到黑龍江采購拍子,這怎么叫失蹤?把他以前的出差和這次失蹤劃等號?學校這樣說,難道不是在有意為自己開脫嗎?

        四、有人說鄧世平是放假后失蹤的,這更是無稽之談!元月十幾號,當時還沒有放假,鄧世平對家人說校長要他放假后還要加班,春節前包括大年三十都不能休息。鄧世平當時也樂意接受了。22號鄧世平照常來學校上班,卻無緣無故消失了。學校23號下午開全校總結會,會后教職工還進行了會餐。怎么說是在放假后失蹤的呢?我想,這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作案者迫不及待所為!

        五、鄧世平失蹤一年多了,校長黃炳松又四處散布新謠言說鄧世平攜款潛逃,這真是狗急跳墻,賊喊提賊。新晃一中誰不知道鄧世平只管工程質量,不管錢,這錢又從何而來呢?這不是黃炳松做賊心虛,向鄧世平身上潑臟水嗎?

        六、學校校長黃炳松明明知道,杜少平不具備工程承包資格,他的施工證書是借了本縣紅光大隊一個人的,黃炳松為了自己利益,以權謀私,硬把工程包給自己的外甥。

        七、鄧世平失蹤后第二天早上,黃炳松親自到工地指揮推土半小時。(鄧世平的尸體極大可能在那塊工地下) 黃炳松在新晃有一張龐大的關系網,給有關部門調查該案帶來極大難度,包工頭杜少平是黃炳松的外甥,黃炳松的愛人彭玉香是縣政協辦公室主任,黃炳松的堂兄弟是縣政法委副書記,黃炳松愛人的弟弟是縣政法委的科級干部,黃炳松的弟弟在懷化市經委工作。

        4.報案都一波三折

        鄧世平上有75歲的父母,下有15歲的兒子和女兒,他深愛自己的家庭,也深知一份工作來之不易,自己已到53歲,接近退休他沒有任何出走動機。就在他失蹤的前幾天,他還特地把兒子的戶口從懷化轉到新晃,就是為了親自督促兒子搞好學習,以便兒子今后考上大學。鄧世平為了讓全家過好年,還在工地附近居民家里熏了一堆臘肉。22日那天戶主讓他把肉拿走,鄧說下午來拿,可是中午12點后他就在世界上徹底消失了。

        鄧世平失蹤后,我的姨媽曾找過縣新晃縣政法委反映情況,縣政法委的楊書記對我姨媽說:“鄧世平失蹤是離家出走,家屬要負主要責任。”還說鄧世平失蹤的第二天我們就到了各鄉鎮去調查去了。

        我們認為這些話匪夷所思,我父親鄧世平在新晃生活多年,家庭和睦兒女雙全生活穩定,而且臨近過年,有誰會在這個時候出走?唯一結怨的只有因為工程質量問題得罪了杜少平。黃炳松給他扣上離家出走的帽子是想掩飾。鄧世平在失蹤的前一天想請半天假去懷化接我,校長黃炳松不同意,也沒去成。如果他曾經離家出走不上班,不早就被學校開除了嗎?鄧世平22號失蹤,學校23號、24號、25號連續三天都不肯報案, 也不肯打尋人啟事。我作為他的家屬, 看到學校不報案,在人大代表的幫助下,才報上了案,并且只備案而沒有立案。縣政法委的楊書記卻說鄧世平失蹤的第二天,他們就下到了鄉鎮作了調查,而事實上和鄧世平一起搞基建的施工人員全部在學校后面體育場施工,推土填坑,沒有回家。楊書記還說派人下鄉調查,那么又去找誰調查呢?

        2003年5月,鄧世平的母親找到縣檢察院,想請他們幫助破案。當時的檢察官對她說:“黃炳松擔任了10多年的校長,社會交際非常廣,與許多政府官員包括我們檢察長的關系都相當好。我們不敢幫你,你在新晃縣可能找不到證據。

        5.懷化市公安局調查情況

        2003年3月,我們針對鄧世平失蹤案向省公安廳寄了有關材料,省公安廳對此事非常重視,并將此案轉給了懷化市公安局進行調查。懷化市公安局指派了鄧水生的警官負責此案。鄧警官是新晃籍人。4月中句,我們問鄧警官破案有希望嗎?鄧說:“我們要先掃清外圍,最后才能找杜少平,現在我們還沒有找到鄧世平被害的證據。”5月中旬,我們又問鄧警官破案的情況,鄧說:“要先掃清外圍,最后才能找杜,我們現在還沒有找到鄧世平被害的證據,也不排除他離家出走的可能。”

        2004年2月,我們又打電話詢問鄧警官案件的進展情況,鄧警官說:“我搞了幾十年,第一次碰到這樣難破的案子,要說鄧世平走了呢,又不見他打電話回來:要說他被害,我們又沒有看見他的尸體,說不定再過七、八年破獲其他的案件時,會把這個案件帶出來。”我們問鄧警官有沒有找過杜少平,鄧警官說:“沒有找過,要掃清外圍才能找他,以免打草驚蛇。”

        但當時真實情況是這樣的:鄧水生是懷化派下來的警官,當時在現場的墻上采取到了血樣,準備帶去跟我爺爺奶奶的血液做DNA鑒定,結果當晚在賓館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回懷化了,再也沒有下文。

        而實際上,杜少平早以對此有所察覺。他雖然受到極力保護,但也心虛,做了兩手準備,杜少平和他的老婆離了婚,把房屋、存款、所有財產全部轉移到老婆名下。當時,杜少平一直和老婆住在家里。

        由于杜少平和黃炳松在新晃社會關系極為廣泛,并對此案嚴防死守,市公安局的鄧水生警官心有余而力不足,案件調查至今沒有重大進展。各方勢力的阻撓,懷化市公安局最終調查結果也是不了了之了,這么多年過去了,已成了一樁陳年舊案了,即使涉及人命也無人問津了。

        6.此案到底牽連何方勢力?

        鑒于杜少平黃炳松在新晃的勢力,迫切希望公安部門能指派有關部門介入此案進行調查, 家父含冤被害十多年卻追兇無果,作為子女不敢忘,家人雖對討回公道希望渺茫,但只要有一線希望都不想放棄!

        借著這次國家打擊黑惡勢力的東風,我們作為被害者的家屬, 愿意相信黨,相信政府會站在人民群眾這一邊,不遺余力鏟除此等貪污fǔ敗甚至不惜殺人滅口的黑惡勢力,早日將兇手緝拿歸案,為百姓伸張正義。

        以上信息,均為真實情況,經得起調查,期盼真相水落石出的那一天,懇請領導為民做主!洗刷我父親的冤屈,還家父一個公道,還人民群眾一個朗朗乾坤!

        --來源《鄧世平被害案件材料》

        自己的父親離奇失蹤,當地警方卻不予立案,被逼無奈之下,兒子只得自己親自走訪調查,還原案發當天的情況,再根據收集到的情報推理演繹,竟然單槍匹馬把案情推理的分毫不差,甚至根據案發當天推土機的異動推測出了父親的埋尸地點,這能力簡直包拯、柯南、福爾摩斯附體。

      操場埋尸案始末

      操場埋尸案始末

      操場埋尸案始末

        當鄧藍冰把自己調查匯總成一封證據詳實的舉報信,寄給了湖南省公安廳,然后湖南省公安廳“高度重視”,把案子又轉發給了懷化市公安局,懷化市公安局接著又委派了一個新晃籍(當地人)的警察負責調查。這個鄧警官就以所謂的掃清外圍為由,從2003年掃到了2019年,整整掃了16年。

      操場埋尸案始末

        直到2019年4月。

        2019年4月3日,中央督導組進駐湖南開始指導當地的掃黑除惡工作。

        4月17日,杜少平團伙落網。新晃縣公安局關于檢舉揭發杜少平等人違法犯罪線索的通告

        2019年6月19日,失蹤了16年的鄧世平的尸骨終于得以重見天日。市局省廳16年掃不清的外圍,中央督導組來了16天不到就解決了。

        這證明了什么?證明了這些黑惡勢力團伙隱藏的一點都不深,手段也完全談不上高明,被害人的兒子早已單槍匹馬查明了真相,你只需要跟著順藤摸瓜也就完了!

        可即便是如此,湖南省公安廳、懷化市公安局卻拖了16年都解決不了。這顯然已經不是能力問題,而是當地省市公安系統在有意無意縱然罪犯,充當黑惡勢力保護傘的問題了!

        而這件事最悲哀的地方就在于那個鄧警官他幾乎說對了,他說這事可能會在七八年后破獲其他案件的時候被帶出來,而這件事的確是在16年后調查杜少平團伙時他們自己供出來的。

        也就是說,從頭到尾,可能他們都沒拿屁民的舉報當回事!

      操場埋尸案始末

        真是可悲啊,多么悲哀,多么沉痛的悲劇啊。害人的惡魔們在臺上意氣風發地演講,在人間得意洋洋地欺男霸女、涉黑涉黃無惡不作,而正義的人卻被打死了埋在冰冷的操場底下,任千千萬萬的人無情地踐踏、碾壓!

        最后,也只能無奈地說,案件得以告破,到底還是欽差大人比較厲害。可是天下這么大,冤案這么多,這得要有多少欽差大人啊!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http://www.kw711.com/d/2019619.htm

        讀完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想知道今天發生了什么大事件呢?

        日期查詢

        月份

        • 1991年6月19日 哥倫比亞大毒梟埃斯科瓦爾向政府投降
        • 1997年6月19日 銀河——III巨型計算機研制成功
        • 1925年6月19日 省港大罷工開始
        • 2015年6月19日 滬指暴跌失4500點遭遇端午劫
        • 1999年6月19日 英愛德華王子與平民索菲舉行世紀婚禮
        • 2014年6月19日 山西省政協原副主席令政策被查
        • 1961年6月19日 科威特獨立
        • 1623年6月19日 法國數學家、物理學家、思想家布萊士·帕斯卡出生
        • 1975年6月19日 首次世界婦女大會在墨西哥召開
        • 2015年6月19日 著名電影導演謝鐵驪因病在京逝世
        • 2015年6月19日 粵贛高速出口匝道突然斷裂
        • 1945年6月19日 緬甸女革命家昂山素姬誕生
        微信號(長摁可復制)
        Lssdjt_com
        掃描或長摁上方二維碼

        Copyright©2004-2018 歷史上的今天 sitemap rss

        成人电影院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