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code id="gpqtn"></code>

  • <meter id="gpqtn"></meter>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2017年8月6日

      2017年8月6日 (2017年6月15日)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2019-07-27

          2017年8月6日(農歷2017年6月15日),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厲聲教

        2017年8月6日7時38分,我國著名外交家、新中國國際法泰斗厲聲教因病醫治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2歲。8月16日上午9時,厲聲教的遺體告別儀式在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舉行。

        厲聲教同志自1956年投身中國外交事業,在50余年的外交生涯中,代表新中國參與了中緬、中印、中朝、中蘇等邊界談判及聯合國海洋法會議等重大國際談判,被公認為國際海洋法和中國邊界與海洋事務權威專家,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文本的主要起草人與定稿人之一,并參與了英文本的起草與定稿工作。其研究成果曾受到毛主席與周總理等中央領導同志的高度重視。他為國家的外交事業作出了杰出貢獻,受到周恩來總理的肯定與兩次接見。在外交部的政治運動中,厲聲教雖遭受沖擊,但面對逆境,他仍堅持原則,始終擁護周恩來總理,終生不渝。在遺體告別儀式上,周恩來侄女周秉德特為其敬獻了花圈。

        厲聲教同志去世前曾給家人留下三大遺愿:第一,身后事一切從簡,不給國家和親友增加負擔;第二,遺體捐出,用于醫學研究;第三,喪葬費用全部捐出,一部分用于老年疾病的研究,幫助更多老年人,另一部分捐給母校南京大學和上海市西中學。據其家人回憶,厲聲教一生兩袖清風,甘貧樂道。他生活上始終艱苦樸素,一輛破舊的自行車騎了一輩子。

        2018年,厲聲教同志被評為2017年逝世的十位國家脊梁人物之一。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厲聲教年輕照

        

      主要貢獻

       

        一、起草聯合國公約,維護國家主權

        厲聲教是地位僅次于《聯合國憲章》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文本的主要起草人與定稿人之一,并參與了英文本的起草與定稿工作。其1973年10月就中國領海寬度問題向周恩來總理的重要建言,獲得了周恩來的肯定與支持,使得中國堅持了12海里而非200海里領海寬度的主張,并最終于1982年以既定12海里領海寬度簽署了《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簽署該公約是中國歷史上首次通過參與國際法的立法活動維護國家海洋主權和利益,在中國國際法發展史上具有重大意義,對中國運用法律手段維護本國海洋權益,保證管轄海域得到有效控制和充分開發利用以及解決南海問題等影響深遠。中國最終成為《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主要簽字國家之一,周恩來、厲聲教等人的努力在其中發揮了不可忽視的作用,為維護國家主權,爭取中國及其他廣大發展中國家的海洋權益,以及對該公約的產生和順利通過都作出了貢獻。

        二、參與周邊外交,維護邊疆穩定

        厲聲教代表新中國參與了中緬、中印、中朝、中蘇等邊界談判,并在國家官方地圖上的國界線標繪、解決大陸邊界糾紛與島嶼矛盾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為維護中國邊疆穩定,更好地開展周邊外交工作作出了貢獻,也為今日繼續搞好同鄰國的關系奠定了基礎。

        三、推進中外合作,傳播中華文化

        在擔任中國駐巴巴多斯代理大使期間,厲聲教積極推進中巴兩國在各領域的友好合作,鞏固了雙邊關系,為今日的中巴兩國友好關系奠定了基礎。在擔任中國駐加拿大多倫多副總領事期間,在保護僑胞的合法權益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并為推動加拿大華僑華人社會積極傳承和發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及向加拿大主流社會傳播中華文化作出了積極的貢獻。

        四、致力文化外交,發展國家軟實力

        厲聲教參與、組織了一系列國內外重要學術活動,為提高中國在國際上的學術聲譽作出了貢獻。他還在通過西方知名媒體向世界更好地介紹和說明中國的同時,發揮自身外交外事經驗豐富,人脈高端廣博等優勢,致力于文化外交,注重對外民間友好交往,促進了中西方更好地溝通和交流,為提升國家文化國際影響力和軟實力,配合整體外交工作大局作出了積極的貢獻。

        五、首位在西方知名媒體開設專欄的中國外交家

        厲聲教是一位具有廣泛國際影響力的外交家,是首位受邀在西方多家知名媒體開設個人專欄的中國外交家。厲聲教余生一直在為爭取中國在國際社會的話語權,提高中國的國際地位和國際影響力而不懈努力。他憑借自身在西方主流社會的影響力與公信力以及地道的英語,積極地向世界說明中國,為國家的外宣事業作出了杰出貢獻。

        六、培養高端人才,提攜后進青年

        厲聲教為國家的外交和國際法等方面的人才培養竭盡心力,培育出了一批高端人才。他甘為人梯,積極提攜后進青年。他還曾兼任多所知名學府、智庫的客座教授與名譽顧問,將自己平生所學傾囊傳授給新一代的有志青年,同時為國家的外交、外宣及教育事業的發展建言獻策。其所講授的課程內容包括外交實務、國際法、中美關系、跨文化溝通、外交史、國際傳播等。

        七、潛心文史,精研國學

        厲聲教在繁忙的外交工作之余,還曾致力于文史和外交史等方面的研究,有“詩人外交家”和“外交活字典”之稱,被譽為“溝通中西文化的使者”。其在國學文史方面造詣頗深,同時留下了不少名篇佳作,有“當代詩詞名家”之美譽。他的作品影響深遠,其中《望海潮·悼周恩來總理》和《癸丑年九月懷周總理》被公認為紀念周恩來總理詩詞當中的經典之作。

        

      人物評價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對于厲聲教同志有著較高的評價,稱其“認真執行黨和國家的外交路線,努力開展外交活動,注重調查研究,實事求是。退休后仍然十分關心黨和國家的改革開放事業,衷心擁護黨中央的領導”。同時評價其“光明磊落,襟懷坦蕩,工作勤奮,盡職盡責,默默奉獻,廉潔奉公,艱苦樸素,誠懇待人,作風正派”。并對其一生進行了總結,稱厲聲教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戰斗的一生。他把畢生精力全部貢獻給了他為之奮斗的共產主義事業。他是一位好黨員、好同志、好干部。他的優秀品質值得廣大黨員干部學習。

        中國共產黨新聞網:“在政治運動中,厲聲教同志雖遭受沖擊,多次被下放勞動改造,但面對逆境,他仍堅持原則,始終擁護周恩來總理,依然堅信黨和組織,表現出了共產黨人的高尚品格。”

        光明網:“厲聲教為國家的外交、外宣與教育事業盡瘁畢生,為維護國家主權和邊疆穩定,爭取中國在國際上的海洋權益,以及提升中國文化國際影響力和國家軟實力等均作出了重要貢獻。”

        正義網:“厲聲教是身兼政治家、學者、教育家和文學家于一身的杰出外交家,在多個領域均作出了卓越貢獻。”

        中國原駐俄羅斯大使武韜:“聲教同志,敦厚勤勉,謙謙君子,風范長存。”

        中共第十屆、十一屆中央候補委員,毛澤東英語翻譯唐聞生:“聲教同志英語很好,是一位鉆研業務的學者型干部,在外交部文化大革命中反對極左。”

        著名國際法學家周鯁生對厲聲教十分欣賞,對其在波蘭領土變遷和德波邊界寇松線問題等領土邊界問題方面的研究贊譽有加。

        中國外交部原翻譯室主任、中國原駐盧森堡大使、著名外交家吳建民夫人施燕華:“我和建民自上世紀七十年代初就曾和聲教同事一段時間并建立友誼,特別是他們倆曾一起參加聯合國海洋法會議的工作,經常互相切磋。聲教對工作的細致認真令人欽佩,對一些問題都能把來龍去脈講得一清二楚。建民生前也經常和我談起他,稱贊他為人正派,事業心強。退休后我多次在外交部與他同桌吃飯,發現他仍為外交部國際法方面的人才培養殫精竭慮。”

        聯合國國際法委員會委員、外交部條法司原司長黃惠康:“厲老對國家的外交條法事業貢獻良多,海內外條法人將永遠銘記在心。厲老對司里的工作十分關心,特別是為整理司史竭盡心力。現在懸掛在司會議室的條法司簡史就凝聚了他老人家的智慧和奉獻。”

        中國外交部邊界與海洋事務司司長歐陽玉靖:“厲老是我國從事邊界與海洋事務工作的外交官中碩果僅存的老專家,他的逝世令人痛惜。厲老是我們為數不多的老同行、老前輩之一,在歷屆條法司同事中都很有口碑,我們都非常敬重他。厲老高風亮節,淡泊名利,一生為人坦誠,默默奉獻,為國家的條法與邊海事業作出了大量的貢獻。特別是退休后,仍繼續積極地為國家邊海事業發揮余熱。這種忘我的精神必將激勵我們在新的時期不忘初心,砥礪前行!”

        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南海研究協同創新中心主任王穎:“厲聲教是一個很出sè的外交家,他英語非常好,專業也很扎實。他一輩子兢兢業業,不求名,不求利,是一個非常杰出的學者型外交官。厲聲教對周恩來總理主持外交大政與成就,是欽佩、信服與忠誠執行的。可以說,他遵守我國外交工作的原則與作風,終生不渝。他忠貞愛國,且很有情趣,思想境界也很高。作為外交官,他宣揚了國家,團結了人民。”

        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氣象中心原主任李澤春:“聲教是一名杰出的外交官,代表國家參與了多個重大的國際談判,并獲得了周恩來總理的肯定,是我們市西中學最杰出的同學之一。聲教為人,光風霽月,至真至純,從來‘事無不可對人言’。他于功名利祿并不如何計較,終其一生都保有一顆勤勉務實,淡泊寧靜的赤子之心,這固然令他長葆謙和沉著的氣度,卻也令人誤以為是因他過得一帆風順。唯有真正懂得他的人,才知道他的‘不動聲色’,是遭遇過多少磨難與坎坷后的淡然。較之于他豐溢的才華與貢獻,他這一生,終是歉收了。”

        中國農業銀行總行原國際業務部總經理鄒一民:“厲聲教同志一生嚴格要求自己。在工作上認真負責,敢于諫言,勤奮刻苦,努力鉆研,學習和掌握各種新知識。在政治運動中,為人正直,不隨波逐流、虛偽冷漠。在日常生活中對人和善,生活純樸,與人無爭。盡管老厲曾受磨難,但他仍能樂觀從容地面對一切,他是個堅強樂觀的人。”

        中國駐約翰內斯堡總領事阮平:“厲老永遠是我們最敬重的領路人。他為人謙遜,沒有架子,深受我們年輕人喜愛。他不勢利,正直讓我們欽佩。他看問題全面,分析事件深刻。他嚴謹的工作作風則讓我們一輩子受益。”

        競天公誠律師事務所創始合伙人李裕國:“厲老溫良敦厚,博學儒雅,提攜子弟,視如一家。共事數載,受教非淺,為友一生,細雨春風。外交部條法司是個群英薈萃的地方。能讓這些哥們奉之如師如友,幾十年不離不棄,只有厲老!其真性情待人,真性情做事,沒有矯飾,沒有心機,這品質在上一輩外交官里(就我所見所識)絕無僅有,以至于與其相處,常常使我反躬自省。為人能純凈如斯,純真如斯,堪為楷模!”

        加拿大國會議員余欣龍和安省華人自由黨協會(現加拿大華人自由黨協會)主席郭偉光等曾聯名致函中國駐多倫多總領館,函中寫道:“厲聲教副總領事,為人善良,多才多藝,建樹良多。為中國和加拿大的邦交,建立更好的發展機會,又關心華人社區繁榮安定和團結,更促進中加人民友誼的發展,實為外交使節的模范。”

        加拿大10余個最有影響力的華僑團體負責人曾聯名致函外交部、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和中國駐多倫多總領館,函中寫道:“由于我們的總部都是設在多倫多,所以在和總領事館的長期聯系過程中,厲聲教副總領事的謙謹、儒雅的學者風度,和工作認真及負責的態度給我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處事誠懇,即使意見不同,也能給我們愉快地解決問題,實在難能可貴。最近傳聞,厲副總領事即將調回祖國,我們各僑團深感不安,我們代表各自組織所有的會員誠懇地向貴部、大使先生及總領事先生提出不情之請,希望能挽留厲副總領事,和我們共同工作多一段時間。我們對他的敬業精神十分敬佩,除上班時間外,他總是盡量安排時間出席僑社的各種活動直到深夜,并為僑社的團結及和平相處做了很多實事。”

        在另一封“加拿大多倫多各界華人”致外交部和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總領館的聯名函件中,加拿大各華人社團代表聯名寫道:“我們從工作的接觸及日常的交往中,認識到厲聲教副總領事是一位才德兼備的中國外交家,深受多倫多各界華人的敬重。他為多倫多華人、華僑做了很多有益的事,特別是促進華人社團間的團結合作與溝通對中國的了解及熱愛方面,有著卓越的貢獻。我們感到,正當厲聲教副總領事對多市華界能做出更大貢獻的時候,即要被調離回國,乃是多市華人及駐多總領館的巨大損失,令人深感遺憾。為此,我們愿不怕冒昧,特聯名呈函閣下,祈望能讓厲聲教副總領事在多倫多繼續工作一段較長的時間,則是多倫多各界華人之幸也。”

        大多倫多華人團體聯合總會主席伍卓生和秘書長林君在致中國駐多倫多總領事的函件中寫道:“記得去年十一月間僑辦副主任張偉超先生訪問多倫多時,在一次座談會上,一些社團人士談及總領館人手不足(僑務方面),十分希望主持僑務工作的厲聲教副總領事能有機會留任多些日子。大家都覺得厲副總要被調回國,實令人感到惋惜,也是總領館及僑界的損失。本會注意到,厲聲教先生來多倫多任職以來,對僑務工作熱忱投入,工作出色,深受僑社的好評。本會對此深表認同。為此特冒昧致函閣下,并請代轉達中國外交部,對本會及一些社團朋友的上述意見給予考慮。”

        南京大學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名譽院長崔功豪:“聲教是我的老同學、一個老老實實做事做人的好人。他在大學時期馳騁球場的風采,謙遜待人的品格,聰慧的頭腦,優秀的學習成績,俊秀而高顏值的容貌,都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人杰已逝,唯留千古。”

        

      厲聲教傳奇一生回顧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1961年1月,26歲時的厲聲教與父親民國著名教育家厲麟似、母親上海鋼琴家唐麗玲

        我國著名外交家厲聲教是在過去一年里逝世的一位國家脊梁人物。他是真正由新中國培養出來的第一批外交家,曾獲得周恩來總理的賞識與肯定。他是地位僅次于《聯合國憲章》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文本的主要起草人與定稿人之一,新中國國際法泰斗。他曾代表新中國參與了多個重大國際談判,為爭取中國在國際上的權益和話語權,以及提升中國文化國際影響力和國家軟實力等均作出了重要貢獻,被譽為“身兼政治家、學者、教育家和文學家于一身的杰出外交家”和“溝通中西文化的使者”。他的研究成果曾受到毛主席與周總理等中央領導同志的高度重視。8月6日是厲聲教同志逝世一周年紀念日。讓我們通過一張張歷史老照片回顧其傳奇一生。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1952年高中畢業時的厲聲教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厲聲教極具體育天賦,足球和籃球球技均十分出眾,在市西中學就讀期間已在上海市小有名氣。圖為1952年9月,上海市市西中學駿驥籃球隊(前排右一為厲聲教)。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1952年,厲聲教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南京大學。圖為1953年冬,18歲時的厲聲教在南京大學北大樓雪松處(雪松是南大堅忍不拔奮發jīng神的象征)。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大學時期,厲聲教的運動天分得到了進一步的展現。他不僅是南京大學校足球隊和籃球隊的主力隊員,還被選拔為南京市足球隊和籃球隊的隊員,并在南京大學首屆校運會上奪得男子100米短跑季軍,多次代表所在城市參加地區及全國性體育比賽,是學校的風云人物。圖為1955年,南京市足球隊隊員合影(第一排右二為厲聲教)。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據厲聲教大學同班同學、中國科學院院士王穎回憶:“厲聲教人非常挺秀,籃球打得特別好,是南京大學籃球校隊的主力隊員。他學習成績優異,英語也非常好,是品學兼優,詩書傳家的學子。”圖為1956年7月,從南京大學畢業前,赴陜北無定河流域進行生產實習期間的厲聲教。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據厲聲教大學同班同學、中國科學院院士王穎回憶:“厲聲教畢業的時候,因為外語又好,業務又好,所以就被分到了外交部。”圖為1956年,從南京大學畢業后進入外交部時的厲聲教。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進入外交部后,厲聲教成為外交部籃球隊主力隊員、隊長兼教練。中年以后改打乒乓球,曾獲外交部乒乓球比賽冠軍,并親歷了乒乓外交、尼克松訪華和中美建交。圖為1957年,外交部籃球隊合影(后排左一為隊長兼教練厲聲教)。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1957年5月,進入外交部后,22歲時的厲聲教在北京天壇。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厲聲教進入外交部后被部里作為條約法律司老專家劉澤榮的接班人加以重點培養和鍛煉,參與了一系列關于新中國的邊界談判等重大工作,并在國家官方地圖上的國界線標繪、解決大陸邊界糾紛與島嶼矛盾等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條約法律司是當時外交部最為重要的部門之一。圖為1957年,外交部街24號北樓前,外交部條約法律司部分人員合影(后排左二為厲聲教)。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有“詩人外交家”和“當代詩詞名家”之稱的厲聲教自幼隨父修習國學與西學,六歲能作對聯,八歲便能賦詩。寄情故鄉山水的厲聲教曾留下不少吟詠故鄉杭州的詩詞佳作,如:《浣溪沙?甲戌年夏夢曲院荷花》、《辛卯孟春謁厲杭二公祠》、《訪二公祠尋厲公墓不獲》等。圖為1958年,厲聲教從外交部休假回杭,泛舟西湖。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厲聲教1960年撰寫的調研報告《波蘭領土變遷》及對于德波邊界寇松線問題的研究等曾獲得中央領導的關注與重視,并在外交系統內引起廣泛影響,獲得高度評價。圖為1960年,外交部部分人員合影(后排左三為國務院副總理兼外交部部長陳毅,后排右二為厲聲教、右三為冀朝鑄)。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20世紀60年代,厲聲教曾全程參與中國與緬甸邊境協議的談判。該協議是中國與鄰國第一個領土協議,并成為之后領土談判和協議的范例。圖為1960年5月,赴云南卡瓦山區勘察中緬邊界時的厲聲教與云南省軍區為其配備的護衛小分隊合影(前排左一為厲聲教)。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1960年夏,赴云南勘察中緬邊界時的厲聲教(左)與前來接待的云南省軍區副司令丁榮昌。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1961年11月,26歲時的厲聲教在北京天安門廣場。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1962年至1964年間,厲聲教曾在外交學院進修。圖為1964年夏,29歲時的厲聲教在外交學院。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厲聲教作為中國代表團顧問參加了自1972年3月到1982年12月長達十年歷期的聯合國海底委員會會議和隨后的聯合國海洋法會議,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中文本的主要起草人與定稿人之一,并參與了英文本的起草與定稿工作。圖為1972年8月,瑞士日內瓦,中國出席聯合國海底委員會會議代表團全體成員(右一為厲聲教)。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1973年4月,聯合國大樓前,中國出席聯合國海洋法會議代表團全體成員(右七為厲聲教,左二為吳建民)。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1973年12月,厲聲教代表中國出席第三次聯合國海洋法會議第一期會議。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1987年,在中國與巴巴多斯建交十周年之際,厲聲教被任命為中國駐巴巴多斯代理大使。他積極推進中巴兩國在各領域的友好合作,為今日的中巴兩國友好關系奠定了基礎。圖為1987年,中國駐巴巴多斯代理大使厲聲教(右)與西印度杰出政治家、巴巴多斯“獨立之父”、首任總理兼時任總理巴羅(Errol Barrow)在中國大使館。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從巴巴多斯卸任后,厲聲教被任命為中國駐多倫多副總領事。他在任期間為推動中加文化交流貢獻良多。1995年9月25日,加拿大安大略省特向厲聲教頒發獎狀,向厲聲教為中加兩國教育文化交流所作之貢獻致敬。圖為1995年2月,支持“春蕾計劃”的華裔教育界人士與中國駐多倫多副總領事厲聲教(中)合影(1995年2月28日《星島日報》,記者魏徵琴攝)。

        在任中國駐多倫多副總領事期間,厲聲教主管僑務和簽證等工作。他在保護僑胞的合法權益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深受多倫多廣大華僑華人們的景仰和愛戴。

        據中國科學院院士王穎回憶:“我在加拿大的小女兒朱耕亦在多倫多市參與華人活動,深知在多倫多聚集的華人很多,無論來自大陸或臺灣的華僑均為厲聲教熱心支持華僑活動而豎大拇指,眾口皆碑地欽佩。他在多倫多做了很多很多的好事。他對華僑十分關心,為他們解決了很多問題,在多倫多華僑中很有口碑。”

        加拿大國會議員余欣龍和安省華人自由黨協會(現加拿大華人自由黨協會)主席郭偉光等曾聯名致函中國駐多倫多總領館,函中寫道:“厲聲教副總領事,為人善良,多才多藝,建樹良多。為中國和加拿大的邦交,建立更好的發展機會,又關心華人社區繁榮安定和團結,更促進中加人民友誼的發展,實為外交使節的模范。”

        加拿大10余個最有影響力的華僑團體負責人曾聯名致函外交部、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和中國駐多倫多總領館,函中寫道:“由于我們的總部都是設在多倫多,所以在和總領事館的長期聯系過程中,厲聲教副總領事的謙謹、儒雅的學者風度,和工作認真及負責的態度給我們留下深刻的印象。他處事誠懇,即使意見不同,也能給我們愉快地解決問題,實在難能可貴。最近傳聞,厲副總領事即將調回祖國,我們各僑團深感不安,我們代表各自組織所有的會員誠懇地向貴部、大使先生及總領事先生提出不情之請,希望能挽留厲副總領事,和我們共同工作多一段時間。我們對他的敬業精神十分敬佩,除上班時間外,他總是盡量安排時間出席僑社的各種活動直到深夜,并為僑社的團結及和平相處做了很多實事。”

        在另一封“加拿大多倫多各界華人”致外交部和中國駐加拿大大使館、總領館的聯名函件中,加拿大各華人社團代表聯名寫道:“我們從工作的接觸及日常的交往中,認識到厲聲教副總領事是一位才德兼備的中國外交家,深受多倫多各界華人的敬重。他為多倫多華人、華僑做了很多有益的事,特別是促進華人社團間的團結合作與溝通對中國的了解及熱愛方面,有著卓越的貢獻。我們感到,正當厲聲教副總領事對多市華界能做出更大貢獻的時候,即要被調離回國,乃是多市華人及駐多總領館的巨大損失,令人深感遺憾。為此,我們愿不怕冒昧,特聯名呈函閣下,祈望能讓厲聲教副總領事在多倫多繼續工作一段較長的時間,則是多倫多各界華人之幸也。”

        大多倫多華人團體聯合總會主席伍卓生和秘書長林君在致中國駐多倫多總領事的函件中寫道:“記得去年十一月間僑辦副主任張偉超先生訪問多倫多時,在一次座談會上,一些社團人士談及總領館人手不足(僑務方面),十分希望主持僑務工作的厲聲教副總領事能有機會留任多些日子。大家都覺得厲副總要被調回國,實令人感到惋惜,也是總領館及僑界的損失。本會注意到,厲聲教先生來多倫多任職以來,對僑務工作熱忱投入,工作出色,深受僑社的好評。本會對此深表認同。為此特冒昧致函閣下,并請代轉達中國外交部,對本會及一些社團朋友的上述意見給予考慮。”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1995年4月,中國駐多倫多副總領事厲聲教(中)與中國駐多倫多總領館外交官及加拿大知名僑領在宴會上(1995年4月21日《星島日報》,記者張士雄攝)。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圖為1995年7月28日刊登于《明報》的一張照片,香港影星李子雄夫婦與中國駐多倫多副總領事厲聲教(中)一起合影。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1996年2月,中國駐多倫多副總領事厲聲教(中)出席在加拿大多倫多舉行的云南賑災活動(1996年2月14日《星島日報》,記者張士雄攝)。

      著名外交家、國際法泰斗厲聲教逝世

        厲聲教(左)與時任國務院副總理鄒家華。厲聲教父親厲麟似與鄒家華之父鄒韜奮曾一同并肩,參與和領導中國的抗日救亡運動,兩家為世交。

        請支持獨立網站,轉發請注:http://www.kw711.com/d/20170806.htm

        讀完這篇文章后,您心情如何?

        想知道今天發生了什么大事件呢?

          日期查詢

          月份

          • 1997年8月6日 “微軟”與“蘋果”宣布合作計劃
          • 1946年8月6日 毛澤東首次提出“中間地帶”理論
          • 1926年8月6日 婦女第一次游過英吉利海峽
          • 1890年8月6日 美國紐約州對殺人犯威廉·凱姆勒執行了首例電椅死刑
          • 2015年8月6日 寧澤濤奪世錦賽100米自由泳金牌
          • 1926年8月6日 張宗昌槍殺林白水
          • 1806年8月6日 神圣羅馬帝國瓦解
          • 1931年8月6日 第三次反圍剿戰爭開始
          • 1998年8月6日 鄧兆祥同志逝世
          • 1978年8月6日 教皇保羅六世逝世,繼任者僅在位33天
          • 1986年8月6日 使用人工心臟時間最長的病人逝世
          • 1864年8月6日 匯豐銀行創辦
          微信號(長摁可復制)
          Lssdjt_com
          掃描或長摁上方二維碼

          Copyright©2004-2018 歷史上的今天 sitemaprss

          成人电影院在线观看